。。。。。。一梦清欢.

您好,我是一梦清欢。
头像来自@SHILOH_希洛,亲信的亲情赠送。
渣文手,如果您能喜欢那真是太好了,您若是点了关注更是不胜感激。

【米英】Please allow me to love U

#米英ONLY#

 
 
 
 

校草米x学生会会长英

 
 
 
 

上生物课时学受精卵于是突然有了脑洞然后就动笔了,,所有出现的英语句子都是自己写的,如果有语法错误请轻喷【顶锅逃走】

 
 
 
 

同桌看了之后说很甜所以姑且给个类型是傻白甜,祝食用愉快w


 
 
 
 

Please allow me to love U                            written by Lydia

 
 
 
 

阿尔弗雷德在教授念到他名字的同时走进教室,急匆匆的答了一声“到”后在一个没人的座位上坐下,一转头就能看到亚瑟坐在他的斜后方,正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写着什么。阳光从窗间透过照在他那同样是沙金色的头发上,好像融为了一体。

 
 
 
 

看来今天会长大人的气色不错,阿尔弗雷德想。

 
 
 
 

其实今天他来上课并不是因为老教授突然开始点起了名,按照以前在这炎热的夏天占用午休时间来讲什么细胞有丝分裂遗传学基因突变之类的无聊课程他绝对会翘掉。然而事实上他已经连续坚持上这堂课一个多月了,阿尔弗雷德的那些朋友们觉得他一定是脑子秀逗了才会一直不缺席这门“蠢课”,本田菊还特意在一次下课后把自己拦住询问原因。

 
 
 
 

因为亚瑟。阿尔弗雷德在心里回答,因为亚瑟。

 
 
 
 

耳边传来教授的声音,似乎在讲述精原细胞和卵原细胞的怎么怎么一回事,他打了个哈欠,转过头去看那头乱蓬蓬的金发,然后他想起了自己和亚瑟第一次见面时的窘迫。

 
 
 
 

刚刚开学的那阵子,阿尔弗雷德为自己已经脱离父母的陪伴成为一个自由的大学生而激动不已,他对每一件事都充满动力,认真完成每一门功课,不过很快他那属于美/国人的热情因子就转移到了别的事情上去,比方说学生会。

 
 
 
 

当他兴致勃勃的推(撞)开学生会会长办公室的门准备自我引荐时,我们敬爱的学生会会长大人正抱着一沓资料准备出去,手刚刚放到了门把上就被阿尔弗雷德的怪力袭击到然后一个踉跄资料撒了一地。

 
 
 
 

于是美/国大男孩瞬间就愣在了原地,本来早已准备好的用来自我介绍的演讲稿卡在了喉咙里半天吐不出来半个字。眼前的青年也是被这突发事件弄的有点懵,不过毕竟身为学生会长,他率先反应过来然后转向阿尔弗雷德,“请问你有事吗?”

 
 
 
 

标准的伦敦腔,传入听惯了加/州口音的大男孩耳中真是该死的性感。

 
 
 
 

见面前的人没有回话,亚瑟疑惑的抬头看他,那双漂亮的祖母绿瞳孔带着些许迷茫与不耐烦,而眼睛的主人因为有良好的家教依然保持着属于英/国绅士的风度。噗嗤——阿尔弗雷德听到有什么东西被刺破的声响。

 
 
 
 

丘比特的箭,一箭穿心。

 
 
 
 

阿尔弗雷德•F•琼斯就这样喜欢上了亚瑟•柯克兰。

 
 
 
 

于是他开始坚持上这门难懂的课,因为这是他们彼此之间重叠的那几门课之一,来上这门课,就可以见到亚瑟,仅此而已。

阿尔弗雷德突然想到了讲台上的老学究讲过的受精卵的故事。

 
 
 
 

每一个精子都只有2的64次方分之一的概率与卵细胞相遇,然后发育成为一个新生命。而上帝让我们出生,顺利的成长最后在这茫茫人海中相遇,这真是世界上最最美妙的奇迹。

 
 
 
 

所以,请允许我爱你。

 
 
 
 

在下课时他再一次的转过头,看到了那双迷人的绿眼睛,还是一样的明亮。

 
 
 
 

想约他。阿尔弗雷德的脑海里蹦出了这样一个念头,下一秒他已经站在了正在收拾东西的亚瑟的桌前。

 
 
 
 

“要不要和hero一起去喝一杯?”

 
 
 
 

真是蠢透了,他心想,没有比这更白痴的搭讪方式了。

 
 
 
 

不过亚瑟还是答应了,因为那双海蓝色眼睛里传达出的期望太过强烈,让他不得不遵从。

 
 
 
 

然后他们来到了学校的咖啡厅,顿时引来了许多人的视线,这其中大多是女孩子。她们迅速凑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讨论为什么校草大人要和总是板着一张脸的学生会会长一同享受这美好的下午茶时光,以及琼斯同学最近又变帅了云云。然而作为讨论的中心的阿尔弗雷德却并没有受其影响,他那隐藏在镜片后的蓝眼睛紧紧的盯着面前的英/国人,火热的目光让亚瑟有些恼怒与无所适从。

 
 
 
 

他们选取了两个远离人群的靠窗位置,这里受到了阳光的异常亲睐,暖意融融的感觉让亚瑟不由自主的眯起了眼睛。与伦/敦长久的阴沉多雨不同,这是只属于加/州的热情。点单的时候美/国小伙不断的往会长那边瞧,使得对面人的眉头越皱越深。最后他们点好了东西,阿尔弗雷德要了汉堡与可乐,而亚瑟则是亘古不变的红茶。

 
 
 
 

真是讽刺,阿尔心想。一个是美/国快餐,另一个则是标准的英式风格。他们之间的距离,就像隔着一整个大西洋。

 
 
 
 

很快服务员就呈上了所有的餐点。亚瑟用他那优雅的餐桌礼仪像个贵族一样地抿了一口红茶,接着用很嫌弃的表情无情地将它推向一边,抬头望着对面正狼吞虎咽的校草先生,打破了从教室一直持续到这里的平静与尴尬。

 
 
 
 

“请问有什么事,琼斯同学?”

 
 
 
 

和初见时一样的语气,一样带着疑惑的,澄澈的,湿润的绿色瞳孔,以及那头反翘的,永远也不平整的金发。

 
 
 
 

哦上帝,阿尔弗雷德心想,这真是太折磨人了。

 
 
 
 

他放下手中的汉堡,拿起旁边的餐巾纸随意抹了把嘴,把腰背挺的笔直,将头顶那绺违反地球引力定律的呆毛拨到一边,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更认真些,最后他清了清嗓子——

 
 
 
 

“hero喜欢你,亚瑟,请和hero交往吧!”

 
 
 
 

大男孩放在腿上的手握紧,松开,再握紧,再松开,像这样连续重复了十几个回合后,终于,他看到对面的会长脸上逐渐升起了两团淡淡的红晕,微微勾起了唇角点了点头。

 
 
 
 

“好。”

 
 
 
 

好像是从遥远的天边传来的那一声,把他从梦中唤醒,然后睁开眼看到了这个美丽的世界。

 
 
 
 

其实隔着一个大西洋的距离也并不远。

 
 
 
 

今天的阳光真美好,阿尔弗雷德想。他忍不住咧开了嘴,露出了一个和这阳光一样明媚的笑。

 
 
 
 

Thanks for allowing me to love U,my darling.

 
 
 
 

【fin.】

 
 

感谢阅读。

评论(6)
热度(41)
©一梦清欢. | Powered by LOFTER